文博动态

艺海老将把脉艺术品市场

bck体育网页版时间:2019-09-19 10:46:10编辑:黄丽来源:深圳特区报 张锐


我要分享:


近日,刚刚落下帷幕的2019艺术深圳吸引了54家知名画廊入驻参展,与慕名前来的各年龄层各领域人士,共同为这个中秋小长假增添了一抹火热的文艺气息。致力于呈现最具艺术价值及创新的现当代艺术作品,画廊单元是艺术深圳的主要部分。其中,索卡艺术、墨斋两家知名画廊已是艺术深圳的老朋友,记者日前专访墨斋画廊艺术总监余国梁、索卡艺术中心董事长萧富元,有关艺术品市场、艺术场馆运营以及艺博会,两位“艺海老将”给出了各自不同的见解。

余国梁

期望能与深圳科技界有更多交流

创立于2013年的墨斋是一间学术级、博物馆级的当代水墨艺术空间,也是一家专注于当代水墨领域的实验艺术空间和学术研究机构。艺术总监余国梁与其他两位创始人雷澄泉、林似竹先后在旧金山师从于着名收藏家曹仲英,对于水墨、中国哲学和文化艺术的共同热爱,让他们决定结合各自优势,创办画廊。而“墨斋”的名字,也从曹仲英的斋号“默斋”脱胎而来,传承之意不言而明。

“很多人以为水墨只是一种媒介,但它其实是一种艺术语言,表达和反映我们华人的世界观。”余国梁表示,当代艺术脱胎于西方文化和历史,纵使近几十年内,中国艺术家可以参与到国际对话之中,也难以形成华人自己的艺术语言。然而,余国梁认为,随着中国的崛起,中国当代水墨艺术家或从悠久的历史文化中找到艺术语言的突破,或结合中国文化传统和西方的当代艺术风格,以更加实验性的语言在世界当代艺术领域表达华人的哲学和世界观。

据介绍,墨斋每年大约策划4个展览,在前期倾注大量时间进行学术研究工作,邀请学者开展全面深入的学术研究和艺术评价,并出版中英文画册,帮助中西方观众了解这些艺术家及其作品。余国梁说:“我们选择合作艺术家的标准有两个,一是在中国艺术史发展中产生突破影响力的,二是那些在国际社会和艺术领域产生影响的艺术家。在此之后,墨斋要做的是选择适合艺术家的项目进行匹配,以最优的方式让社会更好地理解艺术家的作品。重要的是艺术家,而不是画廊人。赚钱也不是目标,而是一个要求。”他特别提到,画廊求利是当前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,然而墨斋以学术级专业和精细化的布展来支持艺术家和他们的项目,在经济方面的改变是自然而然的。

第二次来到艺术深圳,余国梁表达出对南方这片艺术新兴土壤的极大期待。“这里的氛围更加放松,实验性的想法更容易得到接受。”余国梁看到,深圳艺术正在发出与科技力量比肩的活力。在他看来,科学家与艺术家对世界有着共通的好奇心和整合力,在硅谷,就有很多艺术家和科技工程师之间的对话。未来,余国梁希望能够让艺术界与科技界产生更多的联系,激发出更加强大的影响力。

萧富元

好的运营,成就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和画廊

1992年,索卡艺术中心成立于台湾台南,是台湾第一家代理大陆艺术家油画作品的画廊。2001年,北京索卡艺术中心成立,萧富元成为台湾来到大陆开设画廊的第一人。他坦言,中央美院的学术资源、聚集于此的大批评论家和艺术家,乃至嘉德拍卖和众多艺术活动的存在,让他看准了以北京为代表的大陆艺术品市场。

和其他画廊不同的是,索卡艺术中心以中国美术史观角度运营场馆。在一千多件藏品中,既有以徐悲鸿、林风眠等为代表的第一代油画家,赵无极、吴冠中等为代表的第二代油画家,也不乏众多85后新潮艺术家。萧富元表示,起源于欧美的油画艺术在其发源地已日渐式微,“很多人转向当代艺术,传统绘画很多人不做了,但亚洲这一部分还在发展。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,艺术的话语权也在慢慢转移,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地方。”

萧富元也坦言,目前国内的当代艺术市场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,但这并不奇怪。“欧美用一两百年的时间积累起来的规模,我们几十年的发展还达不到,但只要我们有艺术文化的根、创造的思维,能够创造出有别于西方的东西,就能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。”

开画廊,萧富元说这是一个很容易入门的行业,但艺术领域要做成功就很难,不但需要艺术眼光,还要有经济管理的能力。何为好的画廊?开得久、培养出好的艺术家、拥有好的藏家资源,是萧富元给出的三个条件。挖掘好的艺术家并推广,用萧富元的话来说就是“往深里做,和他们共同成长”。开了近20年的索卡艺术中心于1999年代理了中央美院洪凌的作品,彼时他还是一名美院教授,并未拥有太多名气。但索卡看准了洪凌的艺术潜力,推荐其作品进入收藏界令人心驰神往的“清翫雅集”,于2015年为其作品举办世界巡回展,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举办“洪凌回顾展”……如今,洪凌的画作已达每平米一百万元的估值。

与墨斋每年4个的办展数量不同,索卡艺术中心在北京、台北、台南加起来能办22个展览。萧富元坦言:“艺术品市场其实就是一种消费、资产的分配。”所以,参加艺博会也是画廊盈利和打响品牌的重头戏,对此,他毫不掩饰对艺术深圳的热情,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期待:“艺术深圳对于市民的艺术普及教育有着不可替代的积极意义,希望在未来艺术深圳能够产生更大的影响力。”


?